翻页   夜间
溜溜中文网 > 北宋之无双国士 > 第五十七章 小人!
  杨德昌想交杨清这个朋友,杨清也想多些朋友多条路。

  郎有情妾有意,两人很快就攀谈起来。

  都是姓杨,两人东拉西扯,竟然还真的找出两人是亲戚的证据。

  ——根据两人的描述,两家的先祖都是隋朝时候的杨广。

  哦,就是那个隋炀帝杨广。

  好嘛,皇族后裔。

  桌子上的其他的面面相觑。

  你们这亲戚也太远了些吧?

  隋朝到现在,那都是多少年的事情了啊?

  三百多年啊!

  果然,只要将时间往前推个几百年。

  只要是同性,都有可能是亲戚。

  五百年是一家这句俗语并不骗人。

  杨德盛和杨清并不管其他人的目光,他们要的是结果,过程其实不重要。

  就算是有人质疑,他们甚至会说,人家是五百年的远方亲戚,我们才三百年,那可是近亲了!

  “……”

  杨德盛和杨清这么一撩,两人还觉得挺合适……哦,不对,挺投机。

  虽然两人一个是干金融的,一个是干贸易的,但贸易金融历来不分家,有共通之处。

  杨德盛甚至给自己揽到了业务——一大宗丝绸供货的业务。

  杨德盛是干票号的没错,但商人是很有风险意识的,杨德盛更是有分担风险的意识。

  所以除了票号生意,其实也学着农行一样投资了不少行业。

  其中最大的投资是在苏杭两地投资了织造丝绸的工厂。

  一般来说织造都是工坊,但杨德盛从欧阳辩那里学到了一些东西,举一反三,也学着往大了处搞,以至于搞出了一个产量颇大的丝绸织造厂。

  最近他其实也有些小烦恼,他不仅投资了丝绸织造厂,还投资了上游的蚕丝生产。

  今年的蚕丝生产估计要大丰收,但是大量的蚕丝一下子涌向市场,不仅价格下跌不说,还很难卖出。

  他自己的工厂倒是能够织造成为丝绸,但这丝绸也要看市场啊,国内是很难销卖出去了。

  他倒是找过其他的海商,其他的海商却是叫苦不迭。

  他们的船小,海上风浪大,所以不敢深入大海,只能在沿岸航行,所以很难去到更远的地方。

  而高丽、辽国、日国、以及南洋这些蛮夷根本消化不了太多的东西,要想卖出去,只能往更远的地方走。

  杨清听到杨德盛这么说,倒是也有送人情的意思:“杨兄的丝绸既然愁卖,那干脆就卖给我好了,只要质量好,我倒是可以吸收一部分。”

  杨德盛大喜,赶紧报出一个数字,杨清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。

  数量其实对于远洋集团来说也不算多,最多就是在其他的采购商那边削减一点就好了。

  谈成一宗大生意,两人的感情骤然升温起来,更加热切起来。

  他们聊得正开心的时候,广场外面突然传来一声锣响。

  然后有卤簿仪仗,宴乐仪卫出现,前面的唱名的人激动唱名:“陛下驾到,诸人准备迎接!”

  顿时宴席一阵兵荒马乱。

  文彦博赶紧带诸多相公到外面去迎接,其他的人则是跟在后面觐见天颜。

  杨清和杨德盛也都远远跟着,他们这些商人是没有办法近观的,前面都让官员们给站住了。

  宋朝没有跪拜的习惯,前面的相公们也只是叉手行礼,百官也都是叉手行礼,杨清跟着叉手弓腰行礼。

  然后年轻的皇帝在相公们的簇拥下大步走进彩棚之内,四处观望。

  看到身着红色礼袍的欧阳辩着急出现,年轻的皇帝脸上露出笑容。

  杨清看着自家老板走向皇帝,然后叉手行礼,年轻皇帝近身搀扶,两人悄悄地说了话,然后有太监拿出圣旨宣读。

  杨清竖着耳朵听了一会,刨除了一些祝福的话,其中重要的内容就两个。

  一个是给欧阳辩的新婚妻子富氏加诰命夫人。

  二是给欧阳辩升官了,欧阳辩从前行郎中升为太常少卿,差遣不变。

  寄禄官阶上升了一阶,由从六品晋升到正六品。

  杨清有些羡慕,也有些为自家的老板开心。

  虽然只是升了一阶,但对于欧阳辩来说意义并不一样。

  六品官不小了,尤其是欧阳辩只有二十岁年纪的时候。

  当然啦,二十岁的六品官不出奇,但很多是荫官,那种只有官没有差遣,和欧阳辩这个没法比。

  当然这些是次要的,关键是,欧阳辩结婚,陛下亲自到场了啊!

  这才是最该关注的地方。

  杨青算是知道些事情的,尚且很是震惊,对于杨德昌来说就是震撼了。

  他听说过欧阳辩是小皇帝跟前的红人,但没有想到两人竟是如此的亲密。

  杨德昌隔着许远望过去,小皇帝就和欧阳辩站在一起,半抬着头和欧阳辩说话。

  欧阳辩则是半歪着听着,偶尔露出笑容点头,说一两句话,小皇帝便灿烂笑了出来。

  这种景象不像是君臣说话,倒像是兄弟两个在说上学的事情。

  而且哥哥不是大一点的赵顼,欧阳辩反倒像是哥哥一般。

  司马光看着年轻的皇帝和欧阳辩在亲密的说话,不仅没有愠怒,反而微微露出笑意。

  吕诲笑着说道:“君实,上次陛下要提拔王陶被你上书骂了一番,说陛下是在亲近佞臣,怎么陛下和欧阳季默这么亲近,你反而乐见其成一般?”

  司马光看了吕诲一眼笑道:“那不一样,王陶是个小人,而且陛下提拔他的程序不对,德才不配位,我自然要阻止。

  欧阳辩不同,他的才能和品德都超越常人,而且他的升迁全都符合流程规则,我有什么好反对的呢。

  相反,我还觉得以他的功劳,这个官位和他并不相配,想来也是仁宗皇帝觉得不适宜过快提拔,存有慢慢培养的意思吧。”

  范纯仁奇怪的看了司马光一眼,不过没有说话。

  吕诲看到范纯仁的神情,不由得暗暗一笑,他还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  范纯仁这是奇怪司马光怎么没有提起英宗赵曙,其实也简单,司马光估计还是对英宗赵曙耿耿于怀呢。

  不过吕诲对司马光的说法还是认同的,他点点头道:“季默此人的确是皎皎明月。”

  同桌有人哼了一声:“几位大人,看看那边是什么?”

  司马光看向说话的人,是御史台的御史里行蒋之奇,台谏是为一体,所以他们被安排在了一起。

  司马光奇道:“是什么?”

  蒋之奇冷笑道:“是商人,无奸不商的商人,什么时候商人也能够和我们一样登堂入室,欧阳辩这是在侮辱我们呢。

  这人明着是朝官,暗地里却在经营产业,和商人沆瀣一气,我耻与为伍!”

  司马光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:“据我所知,蒋里行的御史里行还是欧阳老大人推荐的,蒋里行怎么私下污蔑小欧阳大人呢?

  我看,欧阳小大人是不是品德有亏我不知道,但蒋里行这番做法才是小人行径呢,我司马光才是耻于与你为伍呢!”

  说着司马光站了起来,本想着往外面走去,但想了想,跑到角落里与人挤了一桌。

  蒋之奇满脸通红。

  范纯仁冷笑道:“呵呵,吕兄,我也耻与你为伍,我到那边挤挤去。”

  说着范纯仁就要走过去。

  蒋之奇怒道:“范纯仁,你这是什么意思!”

  范纯仁闻言转过身来,冷笑道:“大宋朝不禁官员经商,你问问在场的人哪一个家里没有产业?

  能够正正当当经商,而不是贪污受贿,本身就是该被赞许的。

  我范家家风清正,也有经营一些产业,若照你所说,岂不是也是与商人沆瀣一气了?”

  范纯仁说完一甩袍袖,转身去了角落与人拼桌去了。

  吕诲几人也跟着站起来,一个个到了角落拼桌去了,蒋之奇一个人呆呆坐在那里,满脸通红。

  旁边听到这里的对话,顿时对蒋之奇投来鄙夷的目光,更让蒋之奇坐立难安。
    
    《北宋之无双国士》来源:https://www.zw666.net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